Jonathan Little谈扑克:在蒙特利尔的一次失误

时间:2018-12-26    编辑:Verna     作者:Tom     来源:网络     阅读:103

Jonathan Little谈扑克:在蒙特利尔的一次失误

我最近去蒙特利尔旅行,参加由Playground扑克俱乐部举办的5000美元买入WPT巡回赛。我很幸运,拿到了第8名,收获105500美元奖金。但由于赛事第二天的一个代价昂贵的错误,我损失了大量筹码,险与大奖擦肩而过。

盲注600/1200,前注1200。翻前,一名打得不错的紧手(60000筹码)在第一位置率先加注到3000,另一名紧手在第二位置跟注。我有32000筹码,在第三位置拿着A♠ K♥。

这是一个有趣的场合,因为我的两个对手应该都有一个强范围。虽然AK通常非常强,如果我3bet后面对一个跟注或一个全压,我只会处于非常边缘的局面。3bet将使我在顶多具有微弱优势的情况下做大底池,而跟注将保持对手们的范围尽可能宽,也隐藏了我的牌力。

我跟注,其他玩家弃牌,大盲玩家跟注。翻牌是K♠ J♣ 10♦,给了我一个带卡顺听牌的顶对。大盲玩家check,初始加注者往13800的底池下注5000,第二位置跟注弃牌。

虽然最大踢脚的顶对通常非常强,但这次并非事实。如果你思考一名紧手在第一位置的加注范围,它包括许多击溃我的牌,比如AA、KK、JJ、TT和AQ。我喜欢去对抗的只有AK、KQ和QQ,而QQ可能不会在翻牌圈下注。虽然如此,我的牌此时强到无法放弃。

我跟注,大盲玩家弃牌。转牌是6♥。对手往23700的底池下注7000。

这肯定是一个困难的场合。公共牌面根本没有变化,这意味着,如果我在翻牌圈落后,我在转牌圈仍然是落后的。尽管拿着一手强牌而且底池赔率很好,我应该做一个偏紧的弃牌。虽然对手可能高估了AK、KQ的价值或者偶尔用QQ去诈唬,但他不太可能用同花Ax牌或同花97诈唬,这意味着他范围中的大多数牌应该是明显击溃我的价值牌。

我跟注。河牌是4♣。对手往往37800的底池下注10000。

如同在转牌圈,我应该再次弃牌。虽然对手可能在做一个乐观的诈唬,但他几乎肯定会用一手他认为的最好牌简单地价值下注。

我跟注,然后输给了JJ。尽管犯了一个大错,但我之后在短筹码情况下打得很好,努力赢回了几手牌,重新回到竞争行列。有时你把事情搞砸了,但只受到一点小惩罚。所以,永远不要放弃努力!

频道推荐

Jonathan Little谈扑克:在蒙特利尔

我最近去蒙特利尔旅行,参加由Play...

2018十大扑克新闻:Partypoker打破

多年来在线上扑克业,扑克之星总是...

Daniel Negreanu和Amanda Leatherm

所有圈子都喜欢八卦名人的私生活,...

新晋作家基于扑克技巧塑造小说人物

这是新晋作家Caroline Hulse全新小...

频道排行

  • 新闻
  • 风云人物
  • 全球赌场
  • 大千赌坛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网站导航
Copyright©2016-2017 博和彩|Bohec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