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WSOP主赛中途被赶出场的选手将主办方告上庭后维权

时间:2019-02-28    编辑:Tom     作者:Tom     来源:网络     阅读:112

未命名-1.jpg

2017年WSOP主赛Day3,晚餐回来后跟Joe Stiers同桌的选手发现他位置上近63万的筹码不见了。

主办方劝说Stiers离开时解释他的比赛资格已被取消,但他们不会将买入退还给他,理由是Stiers明知自己是Rio娱乐城黑名单客户,却还明知故犯利用假身份报名参赛,这一做法已经违反了赛事手则,因此Stiers失去了继续比赛的资格。

Stiers之所以会成为Rio娱乐城客户黑名单上的一员,这事要从2014说起。那年9月,Stiers第一次去马蹄铁娱乐城游戏,那次他从二十一点的牌桌上赢了近9000美元。一个月后,Stiers再次造访马蹄铁,但这次上桌他不仅把9000多块输掉,而且还又多输了一些钱,离开21点游戏后,Stiers去到马蹄铁的扑克室,可扑克室里的油水不多,于是Stiers决定不再去那里玩。可之后不久,娱乐城开始时不时地给他寄来一些比赛优惠券,因为这些优惠券,Stiers又起了回马蹄铁游戏的心思。

因为马蹄铁的扑克室里高手比较多,Stiers一般不去那里玩,多是在21点或百家乐之类的游戏挣钱,但在2014年12月19日那天,从百家乐和轮盘游戏下桌的Stiers准备用优惠券去扑克室参赛时,工作人员拒绝他参赛,并要求他离开娱乐城,Stiers询问原因,对方说稍后会再联系他进行解释,不过Stiers说自己回家后没接到对方的任何电话。

随后娱乐城还是继续给他发来比赛的优惠券,于是本以为19日那天只是小插曲的Stiers一星期后再次回到娱乐城,到了扑克室后他使用优惠券买入了一场比赛,用的是自己的名字,工作人员对待他的态度跟平常一样很正常,可90分钟后,安保人员却开始过来“请”他离开娱乐城,同时还拒绝退回他的买入。

由于未拿回买入,Stiers一直不肯离开,这时候警察开始介入,警方着手处理后Stiers还是那套说辞,如果娱乐城不退回买入,那他就不会离开,说了这话后,警察和娱乐城的安保人员开始架起Stiers,直到把他送到他车里才放手,期间Stiers因为挣扎还被推到地上两次,被推进车里后对方告知他,他已经被列入黑名单,以后不能再踏入凯撒旗下产业。

虽说被娱乐城蛮横对待,可奇怪的是娱乐城还是不停地给他寄来优惠券,娱乐城的这一举动让Stiers觉得12月底发生的那件事可能只是一个误会,于是1月份的时候他又回到马蹄铁打牌,第一次的时候什么事都没发生,可第二次Stiers拿出他的会员卡后,工作人员认出了他,于是他被警察和安保带到了一个房间,在那里对方第一次对他做出了解释,他们说Stiers因为在12月19日那天喝醉酒比赛,然后还躺在地板上闹事,所以被列入黑名单,Stiers听了后解释说自己那天根本没有喝酒,之所以躺在地板是因为安保人员把他推倒在地的!

双方各执一词争执了一会儿后,娱乐城的人摆出最开始用来搪塞Stiers的理由,他们说娱乐城没有义务对客户解释对方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并再次“护送”他回到他的车子,请他离开。

经历了这种遭遇后,Stiers向博彩监管部门投诉,监管部门受理之后做出让马蹄铁退还Stiers报名费的决定,除了退还Stiers的报名费之外,娱乐城为了补偿Stiers,同时还又送了他一些优惠券。

本以为娱乐城已经对他解除禁令的Stiers随后发现自己在娱乐城的会员卡直接被销户,而他报名参加WSOP的资格也被取消,于是Stiers再次投诉,可这次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2015年初Stiers打算去马蹄铁举办的WSOP城际赛试试运气,当他报名时出乎他意料的是对方居然让他报名,可在他找到座位准备上桌打比赛时,工作人员又过来劝他离开了,同时告知他没有参赛资格,且不给他退还报名费。

为了讨回公道,Stiers在15年时对《太阳报》爆料说自己被马蹄铁娱乐城下了禁令,但他认为对方没有理由这么做,同时对方一直没有交代清楚把他拉黑的理由,可他知道娱乐城之所以把他列入黑名单,很可能是因为他在玩21点时算牌所致。在《太阳报》联系娱乐城了解此次事件的有关问题时,对方拒绝了报社的采访且不做任何回应。

时间来到2017年,心知用真实身份没法报名参赛的Stiers决定用假名参加主赛,之后顺利闯入Day3,那天晚餐休息前,他的筹码量排在前9名,当他离开赛场前往会议中心就餐的途中,被“埋伏”在大厅的娱乐场保全和拉斯维加斯警方将他扣住,并套上手铐带到了一个房间,他就是在那里被告知自己参加资格已被取消,对方还声称他一旦进入凯撒旗下任何场所,这种行为都算是一种非法入侵。可Stiers辩解说自己被马蹄铁娱乐城列入黑名单后,期间他却还能参加WSOP,可到了今天怎么又不行了?

有记录显示,Stier在2016年主赛拿到了640名以及18,000刀的奖金,可据WSOP官网给出的信息,那年他为了躲开审查报名参赛,他是用别名“Joseph Conorstiers”报名的,他很聪明地把自己的中间名和姓写成了Conorstiers,而籍贯他登记的是华盛顿而非马里兰。

因为不满意WSOP的做法,Stiers终于在去年6月用一纸诉状将WSOP告上法庭,在提交到法庭的文件中Stires写道:“当我输掉比赛的时候,凯撒/WSOP一方总会毫不犹豫就接受了我的钱,而我在他们的比赛中输掉的钱已经超过20万美元,可一旦我有机会在比赛中拿成绩,他们就选择把我赶出比赛,以我当时的筹码量来算,我的筹码在总奖池中相对应的权益至少有15万刀。”

由于这起案件的赢面不大,没有律师愿意受理Stiers这起案子,他出庭时只能自己为自己辩护,他在申辩时说这件事对他是一种很大的伤害,他本是靠打牌为生,可因为被禁止进入凯撒所有产业,而WSOP又是凯撒旗下的品牌,不能参赛的他没了谋生的地方,多年的努力就此付诸东流,Stiers说倘若WSOP不将他的筹码移除,他就算不上桌比赛,这堆筹码如果只是单单用来扣盲的话,他至少也能挺进钱圈,拿到两万美元奖金。

Stiers在递交的诉状中说:“我很努力地和对方沟通,想到他们是担心我算牌的能力,所以我还提出签一份只参赛而不去玩其他娱乐场游戏的协议,只要可以玩扑克,那我可以不玩其他游戏,可我所有请求都被驳回,并且是不做任何解释的拒绝。”

有经验的律师分析说,Stiers在这起案子中并无胜算,这从他自己为自己辩护这点就可以看出,因为没有律师愿意为一起明知道会输的案子浪费时间,而从法庭之前对相关案子的处理方式来看,他们曾做过这样的判决:只要不牵扯到歧视或违法行为,像凯撒这样的娱乐城企业有权禁止任何人进入他们的产业消费或娱乐。

将WSOP告上法庭后,Stiers一边忙着法学院的学习,一边忙着处理案子,可现在因为快毕业了,7月份就要参加律师资格考试,所以Stiers决定接受对方提出的协议,他在接受PokerNews采访时说自己是在没有精力再顾及官司,好在协议还可以接受,于是双方便进行了和解,这样他也能把精力都放在学业上。

2017年主赛Day3那天,自己与那60多万筹码一起被主办方赶出赛场,Stiers到现在还觉得有些难过,案子虽然和解了,可他还是觉得对方欠自己一个交代,自己想要的正义依旧缺席。

Stiers虽说还可以去凯撒产业外的地方比赛或打cash,依旧可以靠打牌为生,但Stiers感觉自己目前已经对打牌没兴趣了:“对我而言,参加WSOP的时候,相比奖金,我其实更看重金手链所代表的荣誉,如果没了追逐金手链的机会,那打牌还有什么意义?”

上面提到,Stiers因找不到律师替他辩护,所以他只能为自己辩护,目前他正在就读法律专业,他希望自己在这件事上的经历以及他在法学上的知识,日后能够让他有能力去帮助跟他有同样遭遇的人争取到应得的公正。

Stiers说:“日后如果碰到有人在娱乐城因为在21点算牌而被禁的话,我希望自己可以帮助他/她向娱乐城讨回公道。”
Stiers在被赶出WSOP前,名下的现场比赛奖金累积约60万美金。

频道推荐

曾在WSOP主赛中途被赶出场的选手将

2017年WSOP主赛Day3,晚餐回来后跟...

澳门“换钱党”成赌场治安大患 政府

2月16日,氹仔有酒店内发生凶杀案,...

Jonathan Little谈扑克:基本读牌

当你发现自己在牌桌上陷入困难局面...

Jonathan Little谈扑克:利用对手的

虽然你的大多数扑克收益来自从你的...

频道排行

  • 新闻
  • 风云人物
  • 全球赌场
  • 大千赌坛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网站导航
Copyright©2016-2017 博和彩|Bohec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