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澳门才知道,钱不是“钱”

时间:2018-08-05    编辑:快手     作者:Tom     来源:网络     阅读:166

去了澳门才知道,钱不是“钱”

澳门常有趣闻:百姓拿着赌场里的筹码,可以到街上的小铺买东西。筹码成了货币。

筹码成了货币,赌场也便成了一家小银行。赌场向外卖筹码,等于是在向买码的人吸收免费存款。

澳门有着大概是世界上最自由的货币制度,澳门币(俗称葡币)、港币、人民币,都可以自由流通。再加上赌场筹码,其货币体系就更热闹了。

澳门没有中央银行,只有个金融管理局,这个金融管理局基本上不管赌场的事,赌场的事由博彩监察局统一管理。而博彩监察局所具有的关于赌场的金融意识,基本只有一个:赌场不能断赔。所以它向赌场提出了一个“赔付准备金”的数量规定,规定赌场必须在指定银行里存有一定数额的现金,以保证有赌客拉爆了老虎机时能马上得到赔付。博彩业,赌客可以赊赌场的帐,但赌场不能赊赌客的帐。赌客赢了钱,你就要马上赔给人家。“断赔”,可能是澳门博彩监管当局唯一能理解到的赌场金融风险。至于赌场无节制地滥发筹码中所隐含着的金融风险,它可能理解不到。

在吸收零息存款的利益诱惑下,各博彩公司很可能会把卖筹码作为一种竞争手段,而赌场通过卖筹码敛到的“储蓄”,如果不是老老实实地在帐上放着,而是以某种图利方式将之用出去,就有可能为澳门的博彩市场内部吹起一个不大的金融泡沫,这个泡沫,有可能最终以“挤兑”的方式爆破。

赌博筹码的货币化,是发生在澳门一个小地方的一件小事,就事论事,此事不难规管,问题不难解决。毕竟,赌客,是一群特殊的人群;博彩业,是一个相对孤立的市场;赌场筹码,长相天然不同于一般货币。监管当局略施手段,不难把这个小市场与大市场绝缘。

然而,这件小事的哲学意义、暗示效果却不小。把眼光从澳门移到华尔街,放眼望去,整个世界金融市场上,货币与筹码,原本就是难以分得清的。可忧的不是筹码变为货币,而是货币变为筹码;不是赌场变为金融,而是金融变为赌场。

我们来作这样一个思维实验。假设一个多年混迹于CASINO的赌徒,终于明白了赌博游戏的设置通理,明白了久赌必输的下场,决定洗手,转行到了外汇市场上去炒外汇了。他还是在赌博,但他用的筹码变了,在外汇交易中,他无须先买筹码后下注,在这个“赌场”里,货币就是筹码。

外汇市场在设计上并不是赌场,但它必然变成赌场。市场变赌场的机理很简单:有市场就有价格,有价格就有波动,有波动就有风险,有风险就需要避险,任何避险机制同时就可以被赌徒们当作冒险机制来用。汇价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剧烈的波动,不仅使那些产品要在酒窖里存放二十年以后才能上市的酿酒厂,需要把汇率风险的考虑纳入自己的经营战略,即使是今天进面粉明天出面包的食品加工厂也有外汇风险。市场汇率的瞬息万变,把所有的商家,直接或间接地、程度不同地裹入了外汇市场的风险体系当中。于是,外汇期货应运而生,以图让人们规避风险。然而,有风险就有机会,有对冲保值就有投机套利,有求保险的就有敢冒险的。越来越多的赌徒看上了这个新赌场。外汇市场变成了赌场,货币就变成了筹码。

外汇市场并不是唯一的金融赌场,股票市场、债券市场、期货市场、期权市场、黄金市场乃至各类金融衍生品市场,无一不是可以供人赌博下注的赌场。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诺贝尔奖得主米勒指出了一个现象,“近些年来,美国的货币供应增长速度一直保持在12%左右,而经济实际增长率大致为3.5%。根据货币数量理论,美国的通货膨胀率当在8~9%左右。”而其时的美国人并没有感觉到通胀。多发的货币,并没有象传统的货币数量理论所说的那样,把物价撑起来。那么,钱,到哪儿去了?

谜底不难猜:这些没有执行撑高物价功能的钱,流到了各类金融赌场中,执行起筹码功能来了。

货币的功能二元化了,它一部分继续充当着实体经济的支付工具,一部分进入了各类金融赌场,充当起了赌博筹码的角色。这些长相一样又可一身二任的人造印刷品,在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间游来荡去,冲垮了传统上只算实体经济一笔帐的货币理论,冲垮了中央银行调控宏观经济的货币堤坝,冲垮了老实人挣钱攒钱的“保守观念”,形成了“逼良为赌”的世界潮流。随着形形色色的金融“老虎机”(所谓的金融衍生产品)的创新和各类金融赌场的扩张,各国的中央银行不但要为实体经济发行交易货币,而且还不得不为这些金融赌场发行筹码。

全球金融大赌场,实际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货币蓄水池,越来越多的货币变成了各类赌博筹码而滞留在了金融大赌场里,谁也不知道有多少货币是用来执行实体经济的交易功能,有多少是赌博筹码。外汇市场有个大致的统计,在每天四万亿美元的外汇交易额中,其中用于实体经济支付活动的只是个零头,不到百分之二,其它百分之九十八以上的交易流水,全是钱炒钱的赌博勾当。货币在实体经济与赌博经济两个体系间游荡,来无踪,去无影。当股市牛起来的时候,谁也不知道钱是从哪儿来的,当它熊下去的时候,谁也不知道钱溜到哪儿去了。如此,任何旨在调控实体经济的反通货膨胀措施或刺激经济措施,一概抓瞎。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世界经济史上发生了两件看上去毫无关系的事件:一,西方世界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二,大西洋西岸的大西洋城通过了赌场合法化的法案,由此引发了美国“赌博爆炸”。

第一件事,标志着“钱”字的“金”字旁成为历史,从此,钱变成了一堆纯粹的纸片,这为赌博“耍钱”的金融活动开辟了广阔的天地;第二件事,标志着耍钱的营生完全不必籍由“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口实而可以直接玩起来。两件不相关的事情在这个意义上实现了逻辑对接。

筹码就是货币,货币就是筹码。人挣钱不如钱挣钱,生产力不如炒作力。赌博变成了经济,泡沫变成了主流,危机变成了常态。

频道推荐

去了澳门才知道,钱不是“钱”

澳门常有趣闻:百姓拿着赌场里的筹...

全球最富有的十大国家或城市:香港

腾讯财经讯 据 BI,根据国际货币基...

澳门欲望的天堂,伤害源于内心的执

澳门,争相游走的欲望天堂;遍地的...

希腊博彩公司Intralot

根据中国财政部公布的彩票销售数据...

频道排行

  • 新闻
  • 风云人物
  • 全球赌场
  • 大千赌坛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诚聘英才 广告招商 网站导航
Copyright©2016-2017 博和彩|Bohec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